当前位置:swkids.cn国学红楼梦中螃蟹宴当天写出了哪些诗?夺魁的人是谁?
红楼梦中螃蟹宴当天写出了哪些诗?夺魁的人是谁?
2022-06-12

薛宝钗是《红楼梦》里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。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文章,希望你们喜欢。

若问《红楼梦》中哪位女子的才气最高,必绕不过潇湘妃子林黛玉,而众姊妹中能与林黛玉媲美者,又非蘅芜君薛宝钗不可,钗、黛两人,真真是《红楼梦》之鼎立双峰,其他姊妹莫能与之抗衡,这一点书中有很多提示。

譬如第18回“元妃省亲”,贾妃命众姊妹以大观园匾额为题,各作应制诗一首,曹公别出心裁地记录了探春的心中所想:

宝玉只得答应下来,自去构思。迎、探、惜三人之中,要算探春又出于姊妹之上,然自忖亦难与薛、林争衡,【只一语便写出宝黛二人,又写出探卿知己知彼,伏下后文多少地步】只得勉强随众塞责而已,李纨也勉强凑成一律。【不表薛林可知】——第18回

最终贾妃审查众姊妹所做诗篇,独赞钗、黛两人:终是薛、林二妹之作与众不同,非愚姊妹可同列者。

而且细细论下来,林黛玉的潜力虽然无穷,但终究年龄摆在那里,加之阅历不深,所做诗篇灵气有余而浑厚不足,而薛宝钗则不存在这种缺点。

所以第37回“秋爽斋偶结海棠社,蘅芜苑夜拟菊花题”,在探春的建议下,大观园海棠诗社被创建,由于李纨才气不足,迎春、惜春不会作诗,三人便充当了社长、两位副社长之职,故而诗社的主要作诗骨干便只有林黛玉、薛宝钗、贾探春,再加上一个打酱油的贾宝玉。

而在这次海棠诗的比拼中,探春、宝玉落第,冠军要从林黛玉、薛宝钗两人之中进行选择,社长李纨再三品评,最终确定薛宝钗的诗作应在林黛玉之上,此处笔者不妨将林黛玉、薛宝钗两人的诗作摘录下来,以供诸君赏析,先看薛宝钗的《咏白海棠诗》:

珍重芳姿昼掩门,自携手瓮灌苔盆。胭脂洗净秋阶影,冰雪招来露砌魂。淡极始知花更艳,愁多焉得玉无痕?欲偿白帝宜清洁,不语婷婷日又昏。

正如脂砚斋此处评语:宝钗诗全是自写身份,讽刺时事,只以品行为先,才技为末。纤巧流荡之词,绮靡秾艳之语,一洗皆尽。非不能也,屑而不为也。

再看林黛玉的《咏白海棠诗》之作:

半卷湘帘半掩门,碾冰为土玉为盆。偷来梨蕊三分白,借得梅花一缕魂。月窟仙人逢缟袂,秋闺怨女拭啼痕。娇羞默默同谁诉?倦倚西风夜已昏。

林黛玉的风格与薛宝钗不同,其想象力、修辞、才气一览无遗,前两句炫自身之诗技,后两句回归于抒情,终究没有以词害意,故脂砚斋赞颦儿乃真逸才也。

钗黛两人的诗作皆是上乘之作,但若一定要分出个高低,当是宝钗第一,黛玉第二,至于原因,脂砚斋和李纨两人的评价说的已经很明白了。

脂砚斋的评语是:一人是一人口气,逸才仙品故让颦儿,温雅沉着终是宝钗。

李纨的评价则更为直白:若论风流别致,自是这首;若论含蓄浑厚,终让蘅稿。

由此,单看此次诗社比拼,薛宝钗应是大观园众姊妹之冠,但也正是因为宝钗此次海棠诗社的出色表现,才更加反衬出薛宝钗后来的拉胯——第38回的螃蟹宴上,众姊妹相聚以菊花为题,结果林黛玉夺魁,薛宝钗反倒在湘云、探春之后,排了个倒数第一。

螃蟹宴当天共作了十二首菊花诗,最终李纨评价《咏菊》第一,《问菊》第二,《菊梦》第三,这三首都是林黛玉作的,当真是“林潇湘魁夺菊花诗”。

其后的排名是《簪菊》(探春)、《对菊》(湘云)、《供菊》(湘云)、《画菊》(宝钗)、《忆菊》(宝钗)。

也就是说,这次菊花诗真的要排名的话,黛玉第一、探春第二、湘云第三、宝钗第四,贾宝玉就是个打酱油的,不能算在里面。

问题来了,为何前天海棠诗社薛宝钗一举夺魁,这次菊花诗却得了个倒数第一,刚过了个晚上,难道薛宝钗的实力就下降了?

这是《红楼梦》中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甚至有不少论者以此延伸出一些阴谋论,比如说李纨跟薛宝钗有过节,故意针对宝钗诸如此类的观点,皆是离题万里之猜测。

薛宝钗为何会得倒数第一,原因很简单,薛宝钗是故意的!

诸君要注意第37回的回名“秋爽斋偶结海棠社,蘅芜苑夜拟菊花题”,这次诗社的菊花题目本身就是薛宝钗、史湘云两个人商量了半夜拟出来的,宝钗既是出题人,便有大把的时间构思诗作,如何会落在探春之下?

只有一种可能解释这种现象,那就是薛宝钗在避嫌,她既是出题人,又是参赛者,如果拿了第一,便有提前构思作弊之嫌疑,所以她在故意“放水”,将更多的表现机会让给别人。

故此,宝钗之菊花诗落榜,并非实力不济,而是她故意为之,正如商量出题的那个晚上,薛宝钗对史湘云说的那样:既开社,便要作东。虽然是个顽意儿,也要瞻前顾后:又要自己便宜,又要不得罪了人,然后方大家有趣。